在五一假期期间我和我太太在一个美丽的南方城市旅游。那个城市很棒,但是花开的有点太过分,这引起了我太太的过敏症。晚上十一点,在酒店房间,太太因为要服下两片过敏药而需要一瓶矿泉水。但是此时外边在下雨,最近的小店离酒店有十几分钟的步行距离。怎么办呢,我们只好咬咬牙,动用了酒店提供的一瓶矿泉水。这是家四星级酒店,一瓶矿泉水的价格是 20 块。这个价格令人印象深刻,所以太太在睡觉前嘱咐了我三遍明天早晨一定要去便利店买一瓶同样品牌的给酒店补上。

但是,第二天早晨我因为去买咖啡,把买矿泉水这事给忘了。天啊,之后遭到的数落简直是一场灾难。

之后,我们要坐火车去另外一个城市。我订错了票,需要退掉票然后重新订。之中,我们需要支付大概 30 块的退票费用。我太太的评价是“啊,还好还好,只是 30 块。”

她为了 20 块生很大的气,而对 30 块的损失却无动于衷。我想也不只我太太,大概很多人都会这样——对各种用途的钱心态迥异。行为学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账户。人们把不同用途的钱记录在不同的心理账户里,在不同账户中的钱价值也不一样。比如,在我太太心里,酒店矿泉水的钱要比高铁退票费价值要低(换句话说就是不值),所以她对此也做出了不同反应。

我想这跟人们的习惯有一定关系。这个习惯就是像很多民间理财专家所说的:该花的不能少,但不该花的咱们一个子也不花。“该花的”钱在人们的心理账户中就处于不敏感区,钱的价值相对较高;而记在“不该花的”心理账户里的钱价值相对较低。

举个简单的例子,姑娘们买一只包花个大几千非常坦然,但是用这笔钱去买一辆自行车就要前思后想。或者,买一支口红要个几百块没问题,但是家里的洗碗布价钱超过 50 块,似乎就不可忍受。这些行为的最终指向,是你如何衡量自己的收益。最近有个流行的消费计算方式,是不看总价,而是看每次使用的成本(cost per use),如果一个很贵的产品让你每天用得无比开心,会比买回家用了一次就束之高阁的便宜货更有价值。

钱都是一样的,不管它装在你哪个口袋里,或者是哪个心理账户上。“该花的不能少,但不该花的咱们一个子也不花”是种非理性的行为。对于心理账户人们应该采取一种动态的管理方式。或者你更改定义“什么是该不该花”,消费行为最终给你带来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再来判断钱花得值不值。

关于作者

酸汤鱼,一个孜孜不倦的价值投资推广者。他最大的爱好是胡思乱想和寻找市场的漏洞。这个专栏很希望启发你的好奇心,如果你有不同观点,欢迎理性和有价值的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