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Internet Explorer 6)已过时。据了解IE6有非常多的安全漏洞并可能不能显示某些功能和正常显示网站。了解如何更新您的浏览器
X

在朋友圈晒可乐鸡翅的青年做饭通常不超过一周

【千元锅效应】高档厨具的高颜值入门款通常深受“我有钱但刚学会做饭”型烹饪者的喜爱并产生“花好几千块钱买这口锅还真是有点心疼,不过好在我也不常做饭,锅子不会受到伤害和损耗”的消费心理。

【可乐鸡翅】当代青年首选入门菜,具有 Super Star 般的优秀地位。反推亦可知,还在晒可乐鸡翅的青年,通常做饭不超过一周。

【精神食粮】指食用时主要靠精神力量而非口感的食品类别,当代精神食粮主要包括寡淡到生无可恋的水煮西兰花、鸡胸肉,以及脱脂牛奶、低糖无糖饮料等。

更多…

用这些办法省钱,骗自己啊 | 好奇心研究所

开源节流是解决当代吃土家庭/个人贫穷问题的关键手段,但开源总是没什么头绪——面对我到底是炒股还是创业、炒股到底什么时候入市、创业是开果汁店还是做 App 到哪找程序员等种种困扰,多数人们还是倾向于选择看起来更容易的节流,就,省着点花呗。

然鹅,省钱也是有风险的,很多时候你猜中了开头,却不一定猜得到结局。

好奇心研究所此前做过一次“你都如何(装模作样地)保持节俭?”的调查,根据收到的 3018 次读者反馈,我们发现:刻意以省钱为目的的消费很可能让你花得更多。

来分享一些常见的省钱思路和令人悲痛的吃土结局:

更多…

我们发现,人生的巅峰时刻可能发生在洗澡前后 | 好奇心研究所


社交网络时代,许多人分享自己生活细节的热情都被放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 沉迷于自己的美貌,换一个滤镜发一张自拍;
  • 像从来没吃过饭一样一块红烧肉一张特写;
  • 听场演唱会,一首歌一个小视频;
  • 看场烟花,一个品种一个小视频;
  • 爱子心切到,自家熊孩子一粒鼻屎一个小视频……

更多…

我从来不笑,都是我家键盘笑的

好奇心研究所的微博(@好奇心研究所)和微信公众号(ID:QLab42)全面上线啦,关注就可以与所长亲密接触。

工作群里长期潜水需要表达“我捧场了”便驾轻就熟地发一个经典又不出错的“哈哈”以示存在感;

点开对象的聊天框一口一个“呵呵”,并辅以微笑脸贯穿全程;

被微博段子戳中笑点赶紧切换帕金森模式疯狂手打五十个“h”筑成一道坚固的城墙并转发以示开心;

——一个活泼而得体的你。

更多…

暴发户气质

我的前老板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股市大鳄,家财万贯,只可惜是个破落户出身,这时常让他焦躁不安。为了显示品味,他离开了淮海西路的豪华别墅,搬进静安区一座幽静、古旧的小洋楼,家里塞满了法国古董和意大利名师力作。

更多…

「酸汤鱼经济学」为什么“不该花的一个子也不花”是不对的?

在五一假期期间我和我太太在一个美丽的南方城市旅游。那个城市很棒,但是花开的有点太过分,这引起了我太太的过敏症。晚上十一点,在酒店房间,太太因为要服下两片过敏药而需要一瓶矿泉水。但是此时外边在下雨,最近的小店离酒店有十几分钟的步行距离。怎么办呢,我们只好咬咬牙,动用了酒店提供的一瓶矿泉水。这是家四星级酒店,一瓶矿泉水的价格是 20 块。这个价格令人印象深刻,所以太太在睡觉前嘱咐了我三遍明天早晨一定要去便利店买一瓶同样品牌的给酒店补上。

更多…

我们都有特异功能,不务正业的时候最专心致志 | 好奇心研究所


如果不是认真劲头都用在这些事上了,我一定是个大大大大大人物。


当代青年自我提升三件宝:

优秀的时间管理能力——在上厕所的时候看书,走路的时候背单词,为了省时间叫外卖,吃外卖的时候看完三集电视剧……专攻鸡零狗碎的忙碌,分秒必争。

更多…

打字狗

那个背双肩包的小朋友牵着一条狗走到我的办公桌前。说是办公桌,不如说是咖啡桌。因为借用的是咖啡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一边喝咖啡一边工作。主要工作是写小说,因为我是个无人问津的作家,出过书,可是没有人看,在许多书店里用来垫桌子脚。次要工作是其他的事情,比方说帮眼前这个背双肩包的小女孩解决她的难题,可能我实在是太闲了吧。
又孤独又闲,不想去搭理人,也没有人愿意来搭理我。只有背着双肩包的小朋友愿意带着一条狗来搭理我。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小朋友看起来6岁,也许7岁?反正还没到狗嫌猫烦的年龄,至少她牵在身边的这条狗没有讨厌她。我也不讨厌她,因为她不但来和我说话,还请我帮忙。
“叔叔,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叔叔……忍不住有点想哭,曾经我也是小鲜肉来着。
“前两天我捡到了这条旺财,它一直跟着我。我总觉得它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可是我听不懂它的话。”小朋友说,“所以我想请叔叔你试试?”

更多…

你也很饿吧

作者/花大钱
1
晚上十点,加班回到家。像往常一样开灯,扔包,甩掉高跟鞋,换上睡衣,赤脚走进厨房,开始给自己做夜宵。
炒锅倒油,辣椒爆香,加肉末一起炒到熟后,放一点盐。挂面和上海青放沸水汆烫,等面浮起后,捞出过凉水,浇上刚炒的红油肉末,撒一把葱和花生碎。绿的青菜,红的肉末,白的面,拌成亮亮堂堂的一碗,“吸溜”一声,吃一大口面,然后喝一口冰水,接着再吃一大口面。我坐在地上,脊背微微冒汗,啊,又是一个以热腾腾的红油拌面结束的夜晚。
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吃夜宵的呢?记不太清了。也不记得来来回回这么些年吃的那几百顿夜宵都是什么,但那些陪我在每个夜晚吃下滚烫暄软食物的人却是怎么都忘不掉的。

更多…

《中国,少了一味药》序言

(一)

2009年末,我混进了江西上饶的一个传销团伙,在其中生活了23天。那是一个未曾经历的世界,就像《西游记》中的盘丝洞和狮驼国,或者是爱丽丝穿过兔子洞所见到的那个古怪国度,每个事都很荒谬,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生于文革,长于大陆,自以为对人间荒谬略有所知,到了上饶才知道,原来我的经验不过是豹之一斑,而荒谬的年代从未真正终结,它就在我们身边。

更多…